由於今天下午有輔導團的會議,必須到外校開會,所以決定利用中午吃飯時間,帶著餐盒,到五年某班,邊吃飯,邊解決該班電腦的問題。一種摸蜊仔兼洗褲概念的實踐。


這班導師帶班一向嚴格,我平常上課的電腦教室就在他教室旁邊,清楚地體會了這班上課秩序的最高品質。只是沒想到連吃中飯,這看似應該會比較混亂的時間點,這班依舊保持著銷售冷氣機,廠商一貫的訴求重點---安靜無聲。這令我這個N年前也曾經帶過班的過氣導師自嘆不如。


我坐在教室前的電腦旁,看著教室前裝飯菜的小朋友,雙手捧著餐盤,靜悄悄地等待著小志工們自動化的舀菜,添飯動作,宛如罐頭工廠裡的自動化機器人。而還未輪到的,則雙手叉背,腰桿挺直的坐在自己的位置上,等待著依序叫號上台,動作整齊劃一,一如阿兵哥坐板凳三分之一,等待值星官一句開動口令的校園翻版。我看得一愣一愣的,心中萬分佩服L老師的治軍嚴謹。


終於開動了,我跟著小朋友,白飯配著螢幕裡的「微軟」,大口大口的嚼了起來。或許是太久沒和小朋友們一同用餐了,一種開同樂會的心情油然而生。但真的是我太放鬆的心情作祟吧,一個不注意,「咯」的一聲,有顆牙應聲斷裂,碎牙攪拌在滿嘴的魚排肉屑裡。


「 慘了,這斷裂的牙,一定就是左邊上排,那一顆正在治療中的小臼齒。」我心中暗自推敲著這顆牙崩裂的震央與斷層帶。


上週離開診所前,醫生還特別交代,因為牙齒內部磨得深,牙壁只剩薄薄一片,吃飯時要特別注意,別用力過度,咬斷了牙。醫生諄諄告誡的話,猶言在耳,那倖存於牙床上的半截斷牙,卻有如遭遇地震,變成隨時準備崩解的斷垣,頓時令人食慾大減,半响不知肉味。


「唉~要是依照護士幫我原先安排的時間,昨天下午就來看牙,這牙又怎會落得分崩離析,三分天下的東漢末年呢?...」我像是撿骨師般,將那斷牙遺骸從嘴裡慢慢掏出。


「這算是因公受傷嗎?要不是因為昨天要帶學生去參加電腦程式設計比賽,這牙床上昨天就應該種下鋼筋,鋪上水泥,讓一顆新牙在這裡重新矗立起。」用另一側牙咬著魚排的我,事後諸葛般,冒起這般荒誕的假設,假裝掩飾自己的粗心大意。


我總是在每週三下午固定時間前往牙醫診所,為了一口破敗的牙,尋找補救的可能。但為了帶學生參加比賽,遂向護士小姐延遲了這次看診的時間。而可笑的是,這程式設計比賽還是我鼓勵學生參加的,有種自找麻煩的懊惱。


在一連串的自我安慰中,草草結束這場樂極生悲的同樂會,我轉往下午開會的現場,並將這般糗事與團員們分享。

「因公受傷可以,但請向你自己的學校申請國賠喔!」L校長開玩笑地撇清關係。

「這要申請國賠,理由太瞎了吧!」JZ學長應聲接話。


此時,團員C姐伸手指了桌下的一個袋子,低聲說到「孝昇,平常謝謝你幫忙處理了許多團裡的事,這東西送你。」

我一邊謝了C姐的好意,一邊將袋子打開來看。「太客氣了啦,我幫的都是些小事...」哇!一組包裝十分熟悉的約翰走路綠牌禮盒。


除了約翰走路外,C姐還拿了一杯水果茶給我,「買一送一的喔...」,C姐總是用這樣不給收禮者壓力的裡由請大家喝飲料。水果茶喝在嘴哩,小確幸淹沒斷牙風波。

失之臼齒,收之威士忌。國賠沒拿到,反倒是收到了好朋友滿滿一壺的安慰獎。我帶著這瓶酒、斷裂三瓣的殘牙,以及一股否極泰來的好運,開車前往牙醫診所,處理斷牙善後。


「裝上牙釘,下次再把臨時假牙固定上去,等到正式假牙做好,這顆牙的治療就大功告成了」醫生撐開著我的口腔,為我解釋未來抽梁換柱的治療流程。

「那,這個牙齒,還要嗎?」我搖著裝了斷牙的塑膠夾鏈袋,向醫生展示著我的自做自受的歉意,並詢問醫生這斷牙的殘餘價值。


「這不足掛齒的牙,你就收起來吧!」Y醫師揮揮手,以他的專業觀點,輕鬆落槌評定了這顆無價的牙。

於是國賠,變成一顆牙,變成一瓶15年的綠牌約翰走路威士忌。

創作者介紹

shawn111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彭熾均
  • 求答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