前幾天放學後,我仍在辦公室處理繁雜的公務。一位老師剛進室內,便神秘兮兮說到有個我已經畢業的「寶貝」,剛從校門口進來,現在正在大操場角落的溜滑梯底下,不知道正在做什麼好事?要我待會去看看,免得待會操場的什麼運動器材又在這些已經畢業的「寶貝們」,如此眷戀小學校園的盛情下「過度」使用,恐怕又得進廠整修了。

 

匆匆忙完公事,我走向操場,站在司令台。遠遠的,一群穿著鄰近國中校服的學生,先後走近,便你一言我一語的說「老師,上個禮拜張某某又弄壞了籃球架…」「老師,張某某在學校裡抽菸喔」...。我聽著他們對「寶貝」此起彼落的檢舉,默不吭聲。此時一個穿著黑色夾克,整頭胡亂捲髮的男孩,從黃昏暗幽的遠處走過來。沒錯,是我的「寶貝」!那個總是黏在我身旁,要我教他攝影,給他機會幫全校拍照的那個「寶貝」。

 

「寶貝」自小學一年級開始,就是個讓老師頭痛的學生。桀傲的個性,貪玩的性格,每每與同學們口角摩擦,拳腳相向。家庭欠缺溫暖,使他放學後總是流連在街頭巷尾、網咖公園中。也許是父母打得厲害,「寶貝」有一股早熟、歷經滄桑的世故、千斤重的自卑感,以及一陣子便看的到的瘀青、傷疤。因此當我有機會和他接觸後,便一直在尋找能夠讓他有興趣,且能得到成就感的活動。而攝影,就是這樣一件他喜歡的事。於是在教導如何對焦、構圖、取景…等等的基本功後,他漸漸成為學校大型活動的攝影師。他鶴立雞群,拿著相機,站在學生隊伍中,不只拍出了一張張校園活動照,也拍出了一股站在人群之中,昂首挺立的自信心。

 

「老師,那個籃球架不是我『用』壞的,我只是站在旁邊…」寶貝急忙地向我解釋,零零落落的字詞,混雜著被人誣陷的急切語氣,我感覺的到他對其他人指責的不滿。或者嚴格的說,是他不願在我面前,又讓我感到對他失望的無語。這樣的情景,在小學時期的他,已經發生過好多次了。

 

說實在的,要不是其他學生叫了他的名字,單從外貌,我幾乎已經難以辨認寶貝的模樣。我招招手,呼喊著他的名字,要他來到我的身邊。只他一走近,一股濃濃的菸味便撲鼻而來,這樣濃烈的菸味應該是抽了二三十年的老菸槍才會有啊!我先問他了畢業多久了?只見「寶貝」有點訕笑的回答,「老師,我今年六月才畢業啊!你這麼快就忘記我了!」,他的回答裡還透露著點對我忘了他多久畢業的抱怨。「是啊,老師年紀大了,已經開始有老年癡呆症了」,我向他自我解嘲著說著。

 

然而事實上,我的確忘了他,他的名字,以及他在學校裡曾經做過多少令老師們頭痛的事情。一場瑣事繁雜的畢業典禮結束後,所有這些離開學校的孩子們,曾經清晰的面容,竟兩個月暑假的褥氣燻烤下,一點一滴,在我記憶中,灰飛煙滅,蒸發殆盡。

 

然而他們總是在你已經將他們忘得一乾二淨的某個時刻,特別挑了你最忙的一天,悄悄的,換了張青澀的臉孔、帶了個比你高的身軀,讓後用變了音的口氣,在你面前說:「老師,你猜猜我是誰?」,這樣運動會認親的劇碼,屢試不爽。

 

我將「寶貝」拉到操場旁,仔細看著他臉部的輪廓,才確認了這個穿著黑衣黑褲,打扮入時的少年是曾經被我好好「修理」過的男孩。

 

眼前的「寶貝」依然不放棄的要向我解釋他不是破壞公物的兇手,我只是對他淡淡的說:「老師,從來就沒懷疑過你。」看到我這樣說,「寶貝」終於露出放心的表情。

 

接著,我和他聊了很多事情,從他不喜歡現在的老師,所以不去上課,晚上去洗車廠打工,到關於抽菸、吃檳榔的問題…。我知道現在的他面臨了很多難以解決的問題,而這些問題是生長在一般正常家庭的孩子不會面對的。「寶貝」還是一如往昔,把話說得輕鬆,但我卻是聽得如此沉重。

 

深秋的夜來的特別快,談了一會,「寶貝」便說「老師,我要趕去上班」,我問了他工作的地點,「老師,我就在學校旁邊的洗車場洗車,老師你要洗車,要來找我,我會免費幫你洗!」,匆匆忙忙中「寶貝」向我揮揮手,消失在黑暗的中廊。

 

晚餐後,我騎著摩托車上街買東西,心想著今晚還有一份報告要處理,便隨手走到便利商店,買了罐提神飲料,準備好好熬個夜來完成工作。只是當走出便利商店後,看見店門外一間洗車廠內幾個年輕人正認真地拿著工具,清洗著一輛輛的車。突然,我有了個衝動,騎上車,往學校旁的洗車廠方向前進。果然,當我把車緩緩停在店門口,就看見那熟悉的身影,一個奮力的少年,蹲在輪胎邊,用力洗刷著。那蹲下去的模樣,就彷彿我曾經教他拍攝時,要求他要專注、沉穩拿好相機的樣子,我想他在這裡應該也得到了做自己拿手事的成就感,一如當年拿著相機的小男孩。

 

我在洗車廠門口,呼喊著「寶貝」的名字,「寶貝」大概一時被我嚇到,會意不過來。「老師,你剛下班喔,這麼晚才回家?」寶貝問了我,而我被他這一說,只好順勢回答「是啊,老師剛離開學校,準備回家。」,「老師你回家要小心喔,最近這裡年輕人都會飆車。」寶貝細心地提醒我。我則拿出剛剛買的提神飲料,交給寶貝。「來,這瓶給你喝,記住要好好,認真做喔!」

 

那晚,沒喝提神飲料,但精神卻不知怎的特別好。想了很多曾經以往教過的孩子,有的印象深刻,有的記憶模糊,也許這就是一種緣份吧。師生共同相處的時間或許短暫,但總有些人,會在某些人的生命中留下印記。至於這些給我特別回憶的,我願用文字,記住這些曾經美好的共學生活。

創作者介紹

shawn111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