經不起他倆期待的眼眸,連假第二天的午後,載著兩隻愛犬,如約定般,車往正西的方向,向熟悉的海濱前進。

 

也不知是他們喜歡?抑或是我自己私心的偏好?假日有空,我總會帶著他們,前往桃園市最西之處的永安漁港,遛狗,或是被遛。

 

幾次之後,總會猶豫著,是該在66快速道路半途下交流道,轉114市道,然後駛到一樣的終點?還是該換個地點,將快速道路用到盡頭,再右轉沿濱海公路,到觀音之濱,為他倆再循另一處,如曠野般的沙灘恣意奔騰?心思如前方的車子,輪跨標線,舉棋不定。

DSC_0036.jpg

 

但今日,我終究仍在快速道路上,半途而廢。循向所誌,我決定到那被浪起浪落拂面修容,卻仍綽約不變的孰悉沙濱。因為--有人在等我。

 

假日午後,沙塵喧天,但似乎仍阻擋不了遊客湧向漁港的興致,車潮與浪潮不分軒輊。我轉進港口前的一條小巷,跨過一座僅容兩車,間不容髮會車寬的水泥橋,再經過幾處租自行車業者揮手招客的猛烈攻勢後,那眼前的景色,就在木麻黃的節節退散中,以天與海的寬闊,占據我與愛犬們的瞳孔。

 

這條小路是永安漁港著名的騎車路線,或稱為永安綠色隧道。不過我的目的地,是那一片在防風林雕塑的綠色隧道前,就已抵達的社子溪口左側海濱。

 

這裡並不是近來才有的景點,早在我學生時期,便以永安森林樂園著名。印象中這裏是當時學子烤肉戲水的遊樂區。在這可以觀海聽濤的木麻黃林裡,男男女女疊磚架材,生火炊事。

 

而後,樂園為了提升業績,還設置了終年飄雪的室內雪場,在熱浪炙人的海灘旁,讓遊客體驗打雪仗、推雪人與溜雪的北國風情。業者獨樹一幟的心思,的確造就了一段雪森林的輝煌時期。只是「夏雪」還是底擋不住大環境蕭條的「冬雪」,休業已不知何始?何止?

DSC_0153.jpg

 

我將車停在公設地岸邊停車場,這是一處有木林抵擋海風的廣場。停車場大小適中,約莫可以停上廿部車。而靠近林木邊的草坪上,假日總是停滿了到此做生意的發財車。香腸、鳥蛋、烤魷魚是基本款,今日連假,則多了行動咖啡車、牛排、鹽酥雞...的攤位。品項之多,簡直就將我家旁邊的中壢夜市移植到此。

 

帶著兩隻愛犬,一如慣例,我先從兩側沙崖走下海灘。胖子如我,想幾步豋灘,簡直不行。蓋沙質鬆軟,每跨一步,腳掌就深陷一步,只能緩緩踏實沙地後,一步接著一步向下走去。而兩隻愛犬。卻如平步青雲般,幾個旋轉、跳躍,閉著眼就抵達高灘地,犬科動物靈活的四足,不是手腳已退化的靈長類可以比擬的。

 

姊姊來玩生性謹慎而不怕生,但到此寬闊的曠野,彷彿脫韁的野馬,旋即衝向眼前不著邊際的沙灘,後腳跟著前足,在含著海水的沙上,劃出幾條肉墊壓印出來的天際線。這達達的狗蹄聲真是個是美麗的錯誤啊。

 

妹妹來瘋,狗如其名,因瘋瘋癲癲較難控制,所以以往較少帶出門。前幾次出門,下車後竟然因怕生,所幸賴在車邊不走,而後經過幾次死拖活拉,終於敢在姐姐的帶領下,奔向沙灘,踏浪尋潮。今天竟領先大姊,獨自走過沙灘上,那自內陸匯流入海的水流。

 

今日海風颼颼,雖然水流順地勢滾滾而下,但逆風竟強舐流水,興起水往上流的奇觀,河水瞻之在前,忽焉在後,來瘋佇立其間,竟不動如山,煞是有趣。

 

海風轟轟吹襲中,急忙幫兩隻愛犬拍了照片後,便匆匆上岸,因那孰悉的香味早已吹進我的心思啦。

DSC_0019.jpg

DSC_0131-2.jpg

 

岸邊的一部發財車,熟悉的紅面孔,俐落的好身手,他是已認識的香腸攤老闆。自從習慣性帶狗來此溜搭後,總會與他買罐啤酒,吃根香腸,倚在攤位後的不銹鋼桌,聽海浪,也聽他落落長的人生大道,久而久之,他也熟了這個來自內陸都市的狗主人。於是買賣變成點綴之事,忘年之交的瘋言瘋語,總在他赤紅的醉容中迸裂而出。

 

其實,我並非先認識他,而是先認識他太太,也就是香腸婆。第一次和香腸婆買香腸,他便向我抱怨這老公愛喝酒,總是讓他一人開著發財車,在日過三竿後,急忙到此搶地擺攤,無奈的口氣中,吐露有些難以意會的夫妻情。

 

記得某天,我依例來此,卻不見擺攤的香腸婆,烤著香腸的醉仙老公才透露老婆前些日子騎機車犁田,手腳骨盡斷,在署桃新屋院區住院中。從醉仙老公清醒但也是無奈的口氣,盡是老妻如何如何的可憐,彼時我稍稍懂了他們的夫妻情。

 

今日,香腸攤老闆看似心情愉悅,烤肉架邊幾罐BAR啤酒,早已黃湯下肚。我依舊點了支烤香腸,坐在攤後與他聊天。今天香腸攤生意不錯,買香腸的遊客絡繹不絕,老闆一邊轉動著烤得紅透的香腸,一邊和我,和客人打嘴鼓。

 

突然他冒了一句「我的香腸賣最貴」,驕傲的口氣,夾雜酒氣的發言。

「我的香腸賣最貴,也最大支!」老闆補了這句。


「是啊,你的香腸真的最貴,但客人也最多」我接著他的話說。


「香腸賣最貴,客人也敢不走,很討厭」我再補充了這句諂媚的玩笑話。


「不會討厭啦,有錢賺最大,哈哈!」一旁擺攤供人沖水的大哥一邊應和著,一邊幫老闆烤鳥蛋。他倆是最常出現在此的攤商,兩家公司仳鄰而居,兩位老闆相互支援,有如郭董找上高橋興三,譜成的漁港版鴻夏戀。

 

「我的香腸要賣最貴,有原因的,因為這是我老婆在家裡灌的,手工做的,當然要賣最貴」老闆很有氣勢地解釋著他的貴香腸。

 

排隊買貴香腸的人,沒被這個瘋言瘋語的老闆嚇跑,反而越來越多。不一會,貴香腸全部銷售一空,只剩旁邊幾處便宜的香腸攤。

 

「小阿哥,亻厓欲轉屋尋亻厓餔娘哩!」老闆在我耳邊,海陸客家腔,一字一句清楚地撂下這句話。

DSC_0009.jpg

創作者介紹

shawn111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