該你扮演的角色,終究逃不了,就好比我的兩次記者生涯。
去年末,一紙通過擔任桃園教育電子報記者的公文,緩緩降落在我桌上,於是在我擔任十多年的教師工作外,今年起,又多了個記者的角色,距離我第一次擁有記者這個職稱,剛好整整二十年。
第一次,短暫一個月的記者生涯,發生在大三升大四的那年夏天。
依照系上的規定,升上大四前,學生一定要到業界進行一個月的專業實習。那時玩社團玩瘋了的我,並沒有像班上大部分同學一樣,選擇到廣告公司體驗刺激,據說是近乎沒有尊嚴的廣告AE生涯。在不知如何選擇的情況下,沒有任何頭緒的我,決定到出版業試試看。
於是我到了「廣告雜誌」,擁有了第一次的記者身分。
雖名為記者,實習記者,倒不如說是「編輯」,還比較切合工作內容。記得當時出版社要進行全國傳播科系的大調查,舉凡科系特色、發展方向、招生資訊..都是我要蒐集的資料。
20年前,網路的發展才在萌芽階段,資訊的取得不像現在上個網,谷哥一下便唾手可得。印象中那時除了從既有的書面資料外,大部分還是以打電話的方式請學校寄資料來,或是得騎著摩托車親自到學校去。於是我這個記者實習生,鎮日就在這些科系自吹自擂的文件堆裡翻騰打滾。
恍恍惚惚的,一個月的實習很快就過去。也不知道後來這本書到底出版了沒,我的第一次記者工作,就在七月溽暑的陽光裡蒸發殆盡。
前些日子,在網路上突然看見一個熟悉的名字,想了半天,這名字似乎就是當時帶領我實習工作的學長。果然,將這名字在網路上搜尋一番,便確定他就是那位和我只有一個月師徒關係的學長。同時也在學長的經歷中,確定了那本蒐集當年全國傳播科系調查的書,的確曾出版上市。那感覺好像孩子雖不是我親生,但我是那在旁催生的助產士,在二十年後,仍能分享當時新生的喜悅。
在雜誌社那一個月的回憶,就像雜誌社窗外國父紀念館的屋瓦,斑駁地只剩些許蛛絲馬跡,但有件事卻是深刻記憶在心中。
因為雜誌社和某唱片公司同屬集團子公司,是以這些子公司便相約設在光復南路附近的幾棟大樓裡。有一次不知是上樓還是下樓,電梯一開門,竟然發現當時正火紅的伍佰赫然站在電梯裡。少見大明星的我,頓時被眼前這位台客搖滾教父的出現嚇了一大跳。我站在大明星旁靜靜杵著,假裝沒認出他,怕一不小心洩漏了自己小粉絲的鄉下俗。而電梯內的搖滾教父,則非常敬業地,自始自終掛上墨鏡,維持著Rocker酷到不行的形象。
聽說那時正紅的昇哥、奶茶他們的工作室也在附近,只是我無緣遇見,否則當時的我一定會不顧形象,請昇哥把悲傷留給我,請奶茶也打一把鑰匙送給我。那也曾是我為偶像痴狂的年代啊。
二十年後,我從民間企業,轉身變身成為站在講台前,毀人不倦的國小老師,這樣的人生境遇不可不謂大變化。但心中那一股寫出世界善惡真實面貌的動力,似乎不曾減少。對記者「無冕王」批善揚惡崇敬的那個年代已經消失,在這個人人都是記者的網路世代裡,更多的是對記者專業知識、新聞道德的批判。從國內第一流傳播學院畢業的我,或許更該將那時教授們給我的新聞專業好好複習一下,讓我職場的第二人生,有更專業的表現。
加油!明天的新聞採訪,一定能順利完成。當然,如果有一天能採訪到昇哥、奶茶的話,我一定不會再做個安靜的粉絲啊。
創作者介紹

shawn111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