連假的第一天早晨,天雨從隆冬,下到初春,淋濕整個空蕩蕩的校園。我進辦公室,打算彌補一下前一日因參加六年級畢業旅行而落後的科展進度。

 

一進校門,兩隻狗依然熱情如火地迎接,兩隻公雞也熟門熟路,踩著小碎步,大方登堂入室,到辦公室討食物吃。雞與犬慣有的扞格不入,在本校不常見,反倒是牠們對於主人來到時,全員一致的列隊歡迎,總是在每個上班日的校門口準時上演。雞犬不寧,這成語顯然並非通例。

 

當然,還有另外兩位辛苦的母雞們,正隱身在校園的某個秘密基地。牠們從過年前就已陸續下了一窩的蛋,並隨之開始了不眠不休的孵蛋工作。剛飼養這群雞時,每當母雞下蛋,我和同事或著考量天氣變化,或著顧慮蟲蛇蟻獸,總會企圖將這些雞蛋移往比較安全的地點,以躲避難以預測、可能會干擾孵蛋大事的天災人禍。

 

只是母雞似乎不喜歡有人對牠的蛋打主意。曾經我們「幫」牠將一窩的蛋,移往我們人類自認為的安全地點,卻只見母雞頭也不回的,毅然決然放棄坐巢孵蛋。有了這樣「弄巧成拙」的慘痛經驗,我們再也不敢對母雞所選的卵巢做非分之想,就隨母雞們,自然而然,擇良地而孵。

 

拿了些米飯,我走到老母雞孵蛋的草叢旁,想要給牠一些桌邊服務,已免去牠在飢餓感與護蛋心切的兩難抉擇中掛心。只是一靠近,就聽到嘰嘰喳喳的乳叫聲,從母雞身邊竊竊響起。我望了望那一窩蛋,果然沒錯,已有一隻小雞破殼而出。

 

為了進一步確認我的猜測,我用樹枝撥弄了母雞的腳踝,一團黃毛絨球,就藏身在老母雞淋了半濕的羽翼中。這小雞應該是趁我和學生畢業旅行時,也同時結束了牠在母親羊水裡的旅行,從蛋殼學院裡畢了業。

 

母雞與小雞,窩在灌木叢裡。落了葉的枝枒,完全遮蔽不了綿綿細雨挾帶的低溫。於是我將垃圾袋剪開,再用塑膠繩綁住四角,像搭帳棚般,在母雞頭頂上的灌木叢架起了遮雨的天棚。

 

為了怕從地面滲起的溼氣讓小雞失溫,我還刻意從辦公室拿了個裝影印紙的紙盒蓋,放上些搓揉後的廢紙,再將紙盒蓋放在母雞旁,希望牠們好自為之,自動搬家到這個天衣無縫的人工巢穴中。

 

於是,在補充完這些人工添加物後,我帶著些許成就感,忘了來學校原本的目的,就這樣回家休息了。

 

然而一回到家不久,就接到學校警衛急電,說母雞帶著小雞,不,應該是小雞帶著母雞,跑出加了蓋的灌木叢,散步在風寒天雨中,要我回去處理。

 

我心想能不回去嗎?看來,母雞已完全放棄原先雞窩裡的其他七八顆蛋,現在的牠,眼裡所有的掛念,都在這一團從牠身上分出去的黃色絨毛小肉球。

 

於是我又連忙駕車返回學校,和警衛兩人,一人猛抓落湯母雞,一人輕捧纖纖小雞,將母子倆移往室內,撒些米飯,擺盤清水,希望牠倆順利度過這個風雨夜。

 

翌日午後,我來到學校,將母子倆從小房間放風出來。昨日濕了全身的母雞,羽毛已蓬鬆如常,黃毛小雞則不時左右依偎在母雞身旁。溫暖的夕照下,一幅多溫馨的畫面啊!

 

轉身,在草叢中我看著那一窩即將孵出,卻又功虧一簣的雞蛋們,突然興起了這樣的疑惑---這是個零和遊戲,一個沒有遮蔽的雞窩,沒有兩全其美的解決方法。風雨中,母雞該繼續孵那一窩即將出世的蛋,還是要去照顧那一隻已孵出的小雞?面對這樣兩難的抉擇時,是怎樣的理由?讓母雞選擇了一隻小雞,而放棄整窩雞蛋。

 

母雞的選擇,有理由嗎?是直覺,還是理性思考?還是根本我,庸人自擾呢?我吃著掃墓完祭拜的滷蛋,用力地思考著:)

12670398_1020376044668159_1563399230230871533_n.jpg

12798849_1020376624668101_7554296501467706766_n.jpg

 

創作者介紹

shawn111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