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別人的性命是框金又包銀,阮的性命不值錢,別人呀若開嘴是金言玉語,阮若是加講話,唸咪就出代誌,怪阮的落土時,遇到歹八字,人是好命子,阮治在做兄弟…」蔡秋鳳的這首金包銀,寫傳統台灣女性的認命、自卑,詞曲入木三分,字字到位。命不好,怪自己「生不逢時」,脫離母胎分娩時,遇到了黑色星期五,於是八字不好往往成為解釋歹命的最佳理由。

 

不過,對生長在我校,採行物競天擇,自然淘汰的小雞而言,出生時逢不逢好時機,確實是決定雞仔命運的重要關鍵。

 

老母雞日前孵蛋近月,終於求得一仔呱呱墜地。她迂迴衡量,終於決定犧牲其他未孵出的鳥仔蛋,棄巢而去,全心照顧這掌上明珠。於是我將母子趕進雞籠,每日供水供餐,清理穢物,孕婦嬰兒被照顧得無微不至,彷彿高級月子中心的頂級服務。於是即使最近霪雨霏霏,連月不開,他母子倆仍可安心端坐高台,一眠一吋大。

 

然而,另一隻小母雞第一次生產,就沒這個好運了。

 

首先,產房風水不佳,地理位置欠妥。小母雞選了校門外的花圃孵蛋產子,這裡雖夠隱蔽,騙得了蛇虺蚊蚋,貓鼠等輩的攻擊。但春寒料峭,乍暖還寒的天氣,夾雜著冰雨淋漓,小母雞總是混身濕漉,盡職的守著那一窩蛋。於是我只好拿了把傘,在龍柏樹與圍牆之間撐開,雨傘半開半掩,在雞窩上剛好畫成一個如城堡屋頂般的圓弧線。再加上用巨型黑色塑膠袋,沿著樹叢邊,掛起一道可以擋風避雨的門簾,這是我這個動物園長可以為她這先天不良的產房,所做的補救措施。

 

再來,時運不濟也是小母雞"產運"不佳的另一個原因。

 

小母雞下蛋後,不知是聖嬰還是反聖嬰哪位天神做怪,天氣過了驚蟄,寒氣仍不時繾綣而來。更可惡的是,那雨下著下著,不只流成了愁,更凍傷了小母雞第一次孵蛋的生澀。一禮拜前,小母雞的第一隻雞仔破殼而出,我喜出望外期待接二連三的產子喜訊。只是福無雙至,雞仔蹦出一只後,便杳無音訊,再沒有任何弟妹們順利蛻殼而出。於是,和老母雞的小雞一樣,小母雞的雞仔也是煢煢獨生子,彷彿順應對岸一胎化的節育政策。

 

天時沒有,地利欠佳,壞運於是接連而來。昨天警衛伯伯告知小母雞的雞仔也突然間消失了,沒有留下任何蛛絲馬跡,就這樣人間蒸發,失去蹤影。小母雞的雞仔看來真的是落土時,遇到歹八字。人是好命子,他在人間遊歷幾天,便匆匆重返輪迴,再求因果循環。

 

今天,天氣稍稍放晴,我將老母雞和他的雞仔從雞籠裡放風曬太陽,陽光和煦,兩母女在三月小陽春的照耀下,舒展羽翼,好不愉快。這隻小雞雖沒有框金包銀的命運,但有母雞羽翼溫暖的包圍著,比起他那幾乎同時出生的表兄弟姐妹,實在應該要滿足了。

 

五行八字,出生時的生辰時刻,真的還是深深的影響了一條生命的福禍命運啊!人如此,雞亦然。

10438924_1031448743560889_3344430209268939378_n.jpg

1515009_1031448956894201_7131378659711766186_n.jpg

創作者介紹

shawn111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