抽完血,壓著手臂上止血的棉花團,我準備走回高架道路下的停車場。只是剛過十字路口,就被一整排冒出軟綠嫩葉的楓香所迎接。挺直的楓香樹幹,一株株矗立在市中心森林公園的一側,非常符合美的原理原則。
也許是剛經過一個特別寒冷的隆冬,我走在這三月小陽春撒落的林蔭道上,抬頭全是淡淡的楓葉綠意,心思很快便走出剛剛護士下針取血的恐懼。
緩步在高架道路與楓香樹簇擁之間的空氣裡,都市前一天的肅殺之風,看似吹不進這裡。走著走著,我發現這裡的楓香樹腰之上,都被鵝黃染綠的楓葉所包裹著,而接近枝蔓末梢,和樹身接地處則吐了許多色淡如赭的小嫩葉。
那紅的色調,和深秋即將落葉的楓看似接近,卻又不知怎的,又有點不同。或許是才剛要迎接生命,迎接四季,有陽光的日日約定,所以嫩葉雖色澤不若秋楓燦燦,但含苞疏葉裡,卻隱含著某一種新生的契機。
此時一台Ubike在我身邊呼嘯而過,騎士背上的球袋,像看到獵物的蒼蠅拍,打在楓香樹幹上,騎士被突如其來的小擦撞嚇了一跳,還好人沒事,只是球袋邊打落了樹幹上的淡赭小嫩葉。小嫩葉等不及像他頭頂上其他的兄弟們,長出葉脈,讓葉綠素浸透全身,就要如同上個秋天逝去的楓紅般,墜落,成泥。
我內心這樣惋惜著。
一個碎步,我的腳不偏不倚踩在樹下草坪,發出悉悉簌簌,清脆的聲響。我低頭一望,發現樹蔭下的草坪,星羅棋佈著有如縮小版松果的果實。
這楓香的果實,一個細長的枝枒繫著如柑仔糖大的種子團,毛茸茸的,像極了奇異果與櫻桃的嫁接後的綜合體。據說這落果只要敲打幾下,便會落下如黑米黏上透明羽翅般的種子,而浸水後加以種植,便可以長出一株如眼前般巨大的楓香。
我撿起一顆楓香果實,在風中,祈禱那女孩,如它,裝上透明羽翅,展翼飛翔,然後,落地重生。

12670886_1040867652618998_120603733462163853_n.jpg

12321405_1040867645952332_4728755575964657039_n.jpg

 
 
創作者介紹

shawn111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