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將近一年「咬牙切齒」的漫長治療後,今天牙醫終於幫我左側兩顆裝有 「金屬柱心」的大臼齒上,套上陶瓷色永久牙冠,只要下週再來印模右側兩顆大臼齒的牙冠,再將擇日舉行牙冠加冕大典,便可以將我一口磨到見底的四顆臼齒,全部換裝完畢。這治療時程雖長,但在醫生護士們的仔細照料下,倒不見有多大的不適。臨走前,醫生特別交代,回去一個小時內不要吃東西,一天內不要吃太硬或太黏的東西。有幾次填充物隨著吃東西脫落的經驗後,我更是謹記著醫生的叮嚀。

 

回到家後,在沙發上,看見了一個長形的紙箱,紙箱上則黏貼了一塊貨運的字條。嗯,名字很熟悉,是一位土庫朋友寄來的包裹,而我心裡也可以猜出包裹裡寄來的是什麼東西。果然,不出乎我的意料,正是土庫順天宮的掛曆。去年年末,好友啟行就已經寄給我這充滿庇佑之意的媽祖掛曆,今年他依舊準時的,為我送來這份大禮。禮輕,情義深重。

 

於是我急忙將舊的取下,換上剛寄來,嶄新的掛曆。畫上依舊是慈眉善目的土庫媽祖,但卻多了份好久不見朋友的關懷與祝福。

 

正在吃飯的姐姐,拿起流理台上的一罐玻璃瓶,說道「這個也是來自土庫的喔!」,我仔細一看,是一罐包裝蠻鄉土氣息的蔭油瓶。「這也是有一次去土庫,不知道是那個朋友送的,好久了!」我解釋了這瓶蔭油膏的身世。

 

「這蔭油膏甜甜的,蠻好吃的。」老姐難得對鄉土味有如此高的評價,我實則有點懷疑。

 

印象中,這類的油膏不是太鹹,就是太酸。鹹的要配上白粥幾碗,才能稀釋它濃郁的鹽分,而酸的(如客家桔醬),我更是自動退避三舍,敬謝不敏。於是我常常懷疑,我全身大概只有嘴巴,不屬於客家血統,反而可能竄流了一些台南人愛嗜甜食的DNA。

 

一如我對土庫小鎮的喜好,這來自他鄉的蔭油膏,完全點中了我貪吃的穴道,微甜微鹹的滋味,點綴在荷包蛋上,完全展現了這巧克力色神奇醬汁的魔法。北港溪畔灰褐色的土壤,提供了豐潤的養分,海風則逆著河水,運來了一牛車一牛車的鹽分,這蔭油濃縮了這恰恰好的甜與鹹,是一種符合我的標準的「黃金比例」。

 

牙醫生的叮嚀猶言在耳,我卻已大口吸吮著沾滿蔭油膏的荷包蛋。一個不夠,我竟然開起爐灶,撒了點油,打了兩個蛋,然後一盤白飯在蛋汁凝固成鮮嫩果凍時一併下鍋,大火拌炒,全然單純的蛋炒飯,三兩下輕鬆成形。起鍋後,我淋上兩圈土庫蔭油。霎時間,蛋香、飯香、蔭油香,三香交融竄起,燒盡我欲滴的三尺垂涎。還有什麼比這簡單的炒飯更吸引人!

 

食畢,意猶未竟。抬頭,只瞧見塗褲媽的一抹微笑,好似對我的野人獻曝一陣訕笑。祂必定好奇,我為何與土庫如此有緣?今晚這來自土庫的兩份甜蜜禮物,實在令我大大滿足與感恩。

12472378_991615337544230_1282851679914920515_n.jpg

12417941_991615260877571_5792314453649484907_n.jpg

12401027_991615294210901_3283913186549671587_n.jpg

「啊!糟糕…」腦中突然響起一小時前醫生的殷殷告誡。「醫生,對不起,請原諒我貪婪的食慾。但是,土庫蔭油真的太好吃了啊!」

 

創作者介紹

shawn111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