清晨五點四十五,我在暖被中醒來,要趕早去旅館附設的露天風呂,做此行最重要的一件事。

 

要這麼早去的原因,是男生的露天風呂,好巧不巧,進場維修去了。於是飯店採用了"男女入替制",男生只能在入住隔天清晨五點起使用原本女生的露天風呂。

 

所以為了完成那件朝思暮想的事,我穿上浴衣,加上勘平(浴衣外套)外套,內裡還有件號稱保溫1.5倍衛生衣,在天色仍昏暗未明的時刻,走向冰點以下的風呂池。

 

一推開玻璃門,走出飯店五樓中庭,雪花已布滿了日式庭院的山水造景。我循著一塊塊的黑色盤岩,走向彼端的更衣室。黑石與白雪,在昏黃的燈影中,色調的反差反而被高色溫所融化了,有一種lomo相機的美感。

 

但此刻眼前白雪茫茫,從天而降,斟滿了一夜雪國的酌酒,看不清,分不明了。我心裡慨嘆一聲,唉,這一次又沒辦法享受到記憶裡那樣的美景了。

 

記得某年冬天,也是獨自一個人旅行到日本。嚴寒的季節,我的目標是日本鐵道標高最高的車站,野邊山。由於路途遙遠,加上這是條偏辟的路線,班車少的可憐,當晚我必須住在往最高車站附近的旅館。

 

那間飯店以能看著富士山泡溫泉而聞名,這是當時我預定此飯店的原因。只是沒想到,極寒當晚,浸泡在飯店的露天溫泉中,從山腰處,遠眺山下十幾公里外的甲府盆地,小城微微燦燦的夜景,在包圍四週漆黑的山林中,更顯耀眼,像是一盤散落深海的螢魚。

 

而浸潤在溫熱泉水中的我,一抬頭,卻看到一整片數不盡,無限延伸的漫天繁星。不知是這裡的星子離我比較近,還是我的瞳孔此刻打開了大光圈?那晚燦爛的銀河,小城的夜景,就這樣伴隨著溫泉,流進了我的記憶岩層中,成為我難以忘懷的溫泉體驗。

 

地利,人和都已具備,昨晚的幾個星子也向我保證,今早黎明之前,一定可以再讓我享受那晚美妙的體會。只是沒想到老天翻臉的速度這麼快,雪花一顆顆墜落在我有點失望的臉上,今夜星光一點也不燦爛。

 

頓時,一個念頭也墜落在心中。這點點雪花,或許就是那夜遙遠銀河裡的星子。怕太遙遠,讓我伸手抓不住,於是他們化身一朵朵剔透六角冰晶,直接湧向我而來,圓我一個遙不可及的夢想吧!

 

哈哈,是我想太多嗎?古人灑鹽空中差可擬,我則是把雪當成星,實在是自做多情應笑我啊。

 

巧合的是,這飯店名為一柳閣,和東晉才女謝道韞所謂的,未若柳絮因風起,竟不謀而合。把白雪比諭成繁星,我的聰明,才智實在差她太遠了啦!

12644939_1001958556509908_919642737255804497_n.jpg

創作者介紹

shawn111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