有些風景,適合一個人看。

 

從中禪寺湖出發,我的目的地是今晚的住宿地點「湯本溫泉」,但由於時間尚早,我決定在中途下車,填補一下旅程的間隙,而乘坐的則是此地唯一的公共交通工具「東武巴士」。考量低溫以及風雪的吹襲,因此我從東武巴士通票附贈地圖中,挑選了路程中唯一冬天還有休息站營運的「三本松」下車。

 

一下車,寒氣如電流般自腳底板襲擊而來。而凜冽的風雪更是毫無忌憚的,從四面八方,竄進我自以為無縫的衣著裡。也難怪,這裡是個被四周火山包圍的高原,平原之右的男體山神,璇曲成盤旋如金字塔般的巨蛇,而左側群馬縣赤城山神,則化身為百足蜈蚣。兩隻隆冬雪獸,在此搏鬥廝殺,而我站在兩神交戰的最前線,冰雪駁火,煙硝四起,觀戰的我只得拉緊衣袖,蜷曲身子,沿著棧道指示,向瞭望台前進。

 

「戰場之原」是這處高原溼地的名字,有點熟悉的地名,白墨漢字,書於雪地松木上,彷彿是在某處讀過的記憶點。我循著雪地上的足跡,舉步維艱,爬上被雪白了頭的瞭望台,遠眺這戰場高原。由於風雪實在太大,能見度只剩不到數十公尺的距離,完全不見所謂的高原壯闊之景,眼前只剩遠方狂風吹雪,與眼前的層冰積雪,。古人說「三日柴門擁不開,階庭平滿白皚皚」,這盈盈數尺的白雪,恐怕會讓當地人三個月都不想打開家門吧。

 

風雪稍稍歇息,我走向馬路的另一側,男體山下整片只剩枯枝的松木林,何只百萬倍的「三本松」?我觀察那積雪攀附在枝枒上,有如千百條白蛇,彷彿在此等待許仙的到來。只是一時強風捲起,松林枝枒騷動,悉悉簌簌,白蛇竟從樹上墜落,驚醒我的隆冬大夢。還好,我不是許仙,白素真也還在等待他的有情人啊。

 

忽然片刻,我想起席慕蓉的那首詩,也想起了那一段曾經的愛情。祈求一段塵緣的人們,總願意委身成一棵開花的樹,縱使五百年的風雪等待,只為求有情人擦身而過的一瞬間。只是當凋零的心,凝結成有情人身後的一地霜雪時,佛啊!你是否可悲憐這漸冷的心。

 

於是,我終於了解為何我會有如被指引般,來到這個地方。有情人曾經送了我一本書,而書裡所寫的地點之一,就是這個戰場之原。在與自已的痛苦交戰的一年多,我決定依循著他給的暗示,親自來到這裡,尋找那一棵和自己相仿,開花的樹。只是風雪之中,樹已凋零,而我只看見了殘存的記憶。

 

山廻路轉不見君,雪上空留馬行處。而你,還留在我的心中嗎?

 

 

12631523_1003883362984094_8202320233908842463_n.jpg

1936966_1003883382984092_8737661314648032238_n.jpg

12417981_1003883402984090_5387793236349674429_n.jpg

創作者介紹

shawn111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