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燒得吱吱作響的鐵鍋上,一整片被老爺爺賣力擀成圓型,並揉入青白蔥花的生麵皮,隨著熱油的煎熬,逐漸由奶酪白變成金黃色,還不時散發出陣陣的焦香味。不一會生麵皮便脫胎換骨,變成一輪鑊裡的金秋明月,上頭還點綴著炒熟芝麻粒化成的玉兔子,等待老饕們學娥義無反顧地奔向它的懷抱。

 

白髮斑駁的老爺爺,慢條斯理地將蛋汁加入鐵鍋,再將剛起鍋的蔥油餅放在蛋汁上,蛋汁在收乾凝固前與餅皮緊緊完美結合。一時間蔥油餅穿上了鵝黃蛋衣,蒸騰發煙,終於再度完美變身為我最愛的蛋餅。

 

老奶奶順勢接過這一大片蛋餅,用鐵夾對折後,俐落下刀,餅從滿月、半月,再被四分,成了四份比薩狀的蛋餅。這一小份蛋餅,蛋皮在內,兩片餅皮厚厚包覆,三層造型,倒有點洪瑞珍招牌三明治的模樣。

 

IMG_9454.jpg

據老夫婦說,他倆已賣餅賣了四十年,攤車移來龍岡圓環這裡,也已有數不清的四季交換了。我從攤車頂上被重貼過的價格,以及老爺爺手上那支擀到中央細兩頭粗的擀麵棍,好像真能嗅得到這與我年齡相仿的餅舖歷史。

 

四十年能夠擀出多少塊餅?把這些餅連接排列,能夠繞著這巨大的龍岡圓環多少圈?在我咀嚼著這煎得焦嫩適當、不柴不膩的餅的同時,內心竟尋思著一個與我年歲有關的怪問題。

 

老夫婦的攤車,就車水馬龍的龍岡圓環旁。望著前方圓環中央,那握著刺槍,據聞晚上會換腳前進突刺的士兵雕像,我突發奇想,若將兩個未切的整片圓形蛋餅疊在一塊,裝在坊間放比薩的大紙盒中,然後再放個小時候玩的刺槍兵模型在這圓形大餅中央,一個名為「絕不換腳的龍岡圓環蔥油餅」產品就此誕生。

 

我想若看到這個貌似龍岡圓環的商品,應該可以讓曾經在此服役阿兵哥們會心一笑。好不湊巧,N年前,我也是在這圓環旁服役的憲兵「蔡排」,龍岡圓環也是我青春時光裡,曾經嚼食過的一塊餅。

 

「絕不換腳的龍岡圓環蔥油餅」,這個邊吃餅,邊亂想的文創商品,我要趕快去叫老爺爺、老奶奶註冊商標!!!

IMG_9458.jpg

IMG_9422.jpg

創作者介紹

shawn111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