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4517366_1169926496379779_2614427545088057762_n.jpg

我,來玩,一隻剛出生的小黑狗,關於我的故事開始於五年前的某一天…那是個冷到風都結冰的陰雨天,我瑟縮在一只幾乎濕透了的紙箱內,兩三位面容模糊的小朋友,他們蹲下腰,抱住我顫抖不已的身軀,把我送到了學校。就在那一刻起,開始了我做夢也夢想不到的幸福人(狗)生。

在一陣推擠、與混亂中,不知過了多久時間的熟睡,我終於睜開眼,而眼前盡是一顆顆小朋友瞪大的雙眸。就在這樣的「眾目睽睽」下,我被一雙粗大的雙手緩緩捧起。我模糊的視線從那把我抱起的人的雙手、胸襟,一路攀升到了這人黝黑的臉龐。沒錯,這就是我的爸爸,改變我既平凡又不平淡一生的老師爸爸。

龍岡國小,一所願意讓溫暖擴及到流浪動物的校園

爸爸是個老師,在這所小學擔任管理電腦的組長。爸爸常常對我說:「玩玩,還好你遇到了一個願意讓狗和小朋友在學校一起生活的校長,很多學校是不願意收養動物的喔!」,我和校長不太熟,校長總是整天來去匆匆,在學校的各個角落走來巡去的。但我心裡是感謝他的,感謝他讓我留在這裡,所以每當我看到他時,我仰望著他,用力擺動尾巴,讓他知道我對他的謝意。

實際上,我並不是這個學校第一隻收養的動物。從已過世的校豬哥哥「來福」口中得知,這所學校以前也養過不少流浪動物,他是第一隻被收養的校豬,而我則是第一隻被收養的校犬。我之後妹妹「來瘋」是第二隻流浪校犬。至於其他的校兔「來發」、校雞「來雞」們…,族繁不及備載。那陣子,我們這些曾經被主人拋棄的流浪動物,聲勢浩大,不只組成了「來氏家族」,還順理成章的成為了學校的一個新單位---「龍岡動物園」。

01.jpg


「來氏家族」我們的任務

有關於我生父生母的記憶,就像風吹過後的操場,我沒有留下太多的痕跡,但爸爸從我外觀上的種種特徵,翻了書,查了資料,推測我應該有些台灣土狗的基因在身上。

而至於我是怎樣的血統,我倒是不太在乎的,但是這些可能遺傳自台灣土狗的基因,卻讓我的四肢非常強健,跑起步來,幾乎可以用「健步如飛」來形容。好幾次暗夜裡,有那些存心不軌的人企圖闖進校園,我敏銳的嗅覺早就發現了他們的蹤跡,總在他們攀爬在圍牆之際,我一邊立馬狂奔,一邊大聲嘶吼,叫起那睡得香熟的妹妹「來瘋」,共同捍衛學校的安全。警衛伯伯好幾次就在我們倆的犬吠聲中,趕跑了宵小的入侵,成功保護了學校的安全。

妹妹「來瘋」總是說我發起狂來,總是像個六親不認的「蕭雜某」。但是事實上,平常我和小朋友相處時,總是溫柔的像是一隻柔順的波斯貓。 記得小時候,我總是依偎在哥哥「來福」的身旁,看著哥哥和小孩們親密的互動。

02.jpg

 

哥哥說:「我們做校豬校犬的,除了本分要做好外,最重要的是要和大家和諧的相處在一起,絕對不能因為生氣而傷害了小朋友們」。我反問哥哥說:「我的本分是幫忙維護學校的安全,那你的本分呢?不會就是『吃』吧!」 聽到我這樣取笑他,哥哥生氣了很久都不理我。雖然如此,我一直將哥哥說的那句話放在心裡,我發誓要永遠做小朋友的好朋友。

其實從哥哥開始,我們來氏家族的成員一直有個優良的傳統,就是和小朋友們一起參加「科學展覽」的活動。哥哥那年以研究「氣溫對校豬生長情況」為主題,不僅在中壢市科學展會中,榮獲生物組第一名,後來還去參加了縣賽得到了不錯的成績。 於是後來到了我,以及之後的來雞,都成為學校小朋友參加科學展覽研究的主題。

我倒還好,印象裡就是躺在自然教室裡的試驗桌上,任憑高年級同學們用尺、手電筒…對我們身體各部位,進行觀察與紀錄。 聽來雞媽媽說,那年小朋友要研究雞蛋孵化的實驗,總是趁他去吃飼料的時候,將她正在孵的雞蛋拿起來測量溫度、磅秤重量,有時還在蛋上用奇異筆畫上記號。

來雞媽媽說:「他們還以為我不知道他們對我的蛋搞了什麼花樣,我只是睜一隻眼、閉一隻眼,沒辦法,誰叫我寄人籬下,凡事不得不低頭啊!」。儘管如此無奈,為了小朋友們的學習,我們來氏家族只有一個心態就是「盡力配合,全力衝刺」囉。

動物園小志工,那些幫助我們的同學

除了爸爸之外,平常照顧我們吃飯、洗澡的,還有幾位「動物園小志工」。小志工多是由高年級的男生擔任,我不知道他們是如何被爸爸選上,但是他們之中有些人的名字,我卻常常在校園的廣播聲中聽到。「某某某,請到訓導處」、「某某某,請到辦公室」,而這個某某某常常就是幫我準備狗食的小志工。有時也會在老師們的口中聽到某某某又惹了什麼麻煩,好像他們真的是老師口中的頭痛人物。

不過,說實在的,這些照顧我們的小志工,在他們為我們服務的一舉一動中,我們發現了他們其實也是一群和我們一樣,在生活中被親人忽略,甚至是拋棄的孩子。 也許就是因為我們有類似的遭遇吧,小志工們待我們如親人,他們在工作中找到成就感、歸屬感。慢慢的,有關於「某某某,請到訓導處」的廣播聲竟漸漸減少了,我也愈來愈喜歡他們這樣的轉變。

03.jpg


爸爸縮衣節食,為我們的三餐奔波

回想了這麼多生活在學校的事情,我最感謝的,還是我的爸爸。爸爸從最先照顧一隻流浪豬,到後來變成照顧兩隻狗、兩隻兔子,甚至一群多到搞不清楚數目的雞,每天光是準備食物、清理雞舍,幫我們洗澡…等等的瑣事,就幾乎占滿了他下課短短的休息時間。更不用說還要費心注意我們的身體狀況。結紮、打預防針都是基本工作,最麻煩的就是突如其來的突發狀況。

有一次來瘋不知怎麼搞得,躺在校門口,或許是溫暖的陽光,讓他睡到不知危險將至,竟然被一台駛離學校的車押到後腿,結果這一壓來瘋竟然就被送進動物醫院,隔天就進行了骨折手術,前前後後折騰了三天才回到學校。這一進一出醫院,又花了爸爸將近兩萬元現金。

爸爸說:「還好那次有其他老師幫忙出錢,才繳得起錢幫來瘋做手術。這次要靠你努力,看看可不可以利用參加校犬徵選比賽賺些飼料錢來,彌補一下每個月罐頭、乾狗糧的花費。」,我不知道到底一個月爸爸花了多少錢在我們身上,但看到爸爸每天幫我們蒐集營養午餐吃剩的肉片,洗掉鹽分,再放到冰箱裡,作為我們補充的食物。爸爸如此省吃儉用的模樣,想來那些用來買我們食物支出的錢,應該也是一筆沉重的負擔吧。

想著想著,我一直在思考著自己究竟有什麼條件可以稱之為「績優校犬」?是成為勇敢的「看門狗」,是成為盡責的「伴讀書僮」?還是和某某某一同成長的「心理輔導師」?

我突然想起那年和我一起做日光浴的哥哥「來福」對我說的一句話:「你除了本分要做好外,最重要的是要和大家和諧的相處在一起。」,哥哥說的沒錯,原來對我來說,最重要的事,就是靜靜的,平凡的和大家相處在一起。這是我幸福人(狗)生的任務,也是我成為「績優校犬」最重要的原因吧。

抱著我的爸爸,最後溫柔地看著我說:「不論有沒有選上這次的績優校犬,你們都是我心目中,永遠最棒的績優校犬!」。

嗯,幸福的我也這樣覺得囉。

創作者介紹

shawn111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